13762702799 全国销售热线:

上一张 下一张

公司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动态

香泡淡淡的一缕酸

内容来源:www.hnwymp.com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12 07:12:45  阅读:1030次

 我匆匆走在上班大院的林荫小道,时不时被飘过来的梧桐叶挡道,偶尔落过我的肩头,随着脚步的震动,有质感、并且非常灿烂的黄叶慢慢的飞向身后,我还来不及对它的欣赏和目送,扇型的银杏叶也款款的旋在半空,视线正分身无术的游离在秋天精灵的左右时,西边那一树树青苹果气球,已吹成大大的一个个玉泡,沉甸甸的悬挂着,在茂密的墨绿叶子中以含蓄的形式招摇着。不觉放慢步子,突然寻得有几行香泡树,静静的排列在于花圃的一角,都是硕果累累,喜气洋洋,清香氤氲,一派秋天里丰收的美景。
  总是错过春天里湖南香泡的花期,行在所有属于3、4月的花海里,香泡不怎么起眼的花朵可能会被忙碌的我忽视,但她特有的芳菲又曾经提醒过我。我立定在还算高大的树下,手端一杯饮料,仰头寻找那一枚枚细小的花、苞、瓣,仿佛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,梦着梦着就眨眼长成人见人爱的香泡。
  香泡是土的叫法吧,其实跟柚子、文旦一个类型,但还是有点区别的。柚子的瓤颗粒大一些,文旦水分足,甜,香泡就不怎么能吃,因为皮特别厚,也很酸,不过皮的花纹非常细腻的。原来我外婆家也种香泡,屋前屋后3棵,那是老品种,所以也比现在城里的香泡树要高大些,树枝有刺。我们不是蹲在香泡树下的石井口,煞有介事的研究浮在水里的螃蟹,就是坐在后门口的门槛里好奇外婆给香泡树搭支架。外婆边拉出卷成篮球大的稻草绳,边给我们讲外公的故事。外婆说冬天到来的时候,香泡被一阵阵冷飕飕的北方风灌慢灌鼓,树枝也被香泡挂弯了,外公就会回来了。我们实在太小了,真的以为冬天很遥远,而从未见面的外公也真的会回来。外公叠起四尺凳和椅子,爬上,帮外婆用剪子剪下连枝带叶的大香泡,装在竹蓝和箩筐里。外婆挎着满满的重重的一篮香泡,颠着小脚,过街、过桥,上了我们家梯田似的石阶。那时要是谁家小孩咳嗽不停,只要问我们要一个香泡,炖冰糖,吃了必好。那时我们家的每间房子都供着香泡,有欢笑声也有香泡淡淡的一缕酸。我们会不谙人事的问,外婆,外公真的回来了吗。
  现在都觉得那一直是一个梦,由香泡和外公组成,从少年延续到今天,以致将来。我也常常跟儿子说起香泡,儿子的外婆家有橘树,樱桃、茉莉、枇杷、石榴但不知道因为什么,就是没有黄黄的酸酸的香泡。可儿子有外公,我也和他说等我们家有香泡树就知道外婆的一切了。好几次我和儿子乘车经过有香泡的街道,面对灯笼一样绿盈盈无语的香泡,我沉默,儿子也不再追问,妈妈,我们家什么时候有香泡?和我问外婆什么时候到冬天一样的急切。
  回忆妈妈,回忆外婆,香泡也是其中的感情纽带。我说,如果我们在城里有小小的一个庭院,我在种花的同时一定要种果树,我要种桃树,不结桃子也无所谓,只要好看云霞的桃花。要种梨树,因为喜欢那雪亮的梨花,月下满地薄霜。要种香泡,在不喜欢秋天,秋天缤纷成相思蝴蝶,我可以仰望那一树香香巨大的泡,不摘,不剥,垂下眼帘,吸吸鼻翼,美妙不可言喻。
 
 

相关文章

推荐产品